君沐昼影

•情人节给媳妇的雷安小甜饼 @将下有个酉
•ooc致歉
•现代校园设

1.雷狮混上学生会主席了。

这个消息炸响在学校各个角落,让人摸不着任何头脑。甚至怀疑有黑幕操作,毕竟在此之前的学生会主席那可是标准五好学生安迷修。

不过事实上,就是有黑幕啊!

“雷狮,这是父亲的意思。”
闻言雷狮抬眸望去,眼底满满烦躁之意,开口毫不留情道了声:“滚。”

看到人走后,雷狮随意半蹲在地上,摸兜拿出个烟夹,叼出根烟但并不点燃,只是嗅着烟叶的味道以求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半晌,他把烟一丢。

毫无思绪。

2.安迷修略有点不知所措,不过看着众人仿佛世界末日的脸色还是出声安慰大家:“没事的,还请大家在我不在的时间里尽力配合好新任的学生会主席,认真完成服务学生的职责,大家有什么问题也欢迎随时来找我。”

“主席!那个新上任的可是雷狮啊!我上次才听说他带着小弟和隔壁学校的不良少年头目打了一场!而且战况激烈!”
“是啊主席!听说他为人可暴力了!一言不合就喜欢打架啊!”
“还记得那一次吗?!雷狮把校外人员给打了,主席你还是亲自去替他道歉处理纠纷的啊!”
“这么暴力一个人要来学生会当主席,天啊,我简直呆不下去了!”
……………………

安迷修有些哑然失笑,不过他并没有显露出来,而是劝解道:“放心,雷狮他是不会无故打人的。”

在众人犹疑不解之时,安迷修走出门,回头道了声大家再见。

单肩背着包,想着将来一下子空荡下来的课外时间,居然有些不知道干什么。安迷修目光不经意往楼下瞥,眼神随之一冽。

校园暴力。

3.雷狮倚靠在学生会主席的位子上,蹙眉看着副主席唾沫横飞的报告,脸色阴沉,一言不发。随后似乎终于不耐,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散会。”
几步路的过程,在大家惊惧的表情下,雷狮突然从窗户那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地点。

是他最常待着的长椅。

4.安迷修冷着脸松开了对方的双手,开口道:“不主动挑事是雷狮给我的保证。你们昨天违反校规第18条,禁止校园暴力;今天违反第23条,禁止拉帮结派。看来我有必要让雷……”
话在口中生生被咽下,安迷修这才想起雷狮已经代替自己的职责,成为学生会主席了。

“看来我有必要,亲自管管你们。”

5.雷狮走进了档案室。
自从当了什么主席之后他就一直处于爆发的边缘,脸色一直没好过,让学生会那些人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一个暴起就把看不顺眼的人揪着头发往墙上磕出一片血色。
今天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怎么样,居然在副主席依然滔滔不绝的话语中愿意和副主席冷静提要求而不是用“闭嘴,滚。”打发掉,并且还来了档案室,查看以往安主席处理事情的详细资料。

是愿意好好工作了吗?看来雷狮也是个好人啊!

雷狮眯眼凝视着手间的资料,半晌还是拿出了根烟咬着,鼻翼间的烟叶气息让人凝神冷静下来。他后仰靠在档案室的架子上,看着头顶的明亮灯光,突然笑出了声。

2017年6月18日
      …………综上所述,雷狮校外打架斗殴事件纯属自卫行为,提议学校从宽处理,酌情减免处罚。

6.安迷修去了操场。
那里有个巨大的花坛,每天放学后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年就喜欢在花坛后抽烟喝酒打牌,拉帮结派的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侃荤话。也是校园内打架斗殴的高发场地。

“我靠你说什么玩意,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啊?老子全程参与!雷狮那家伙一听到隔壁那头头要来我们学校找麻烦,直接就带着人过去砸人家场子了!不过那时候那个叫什么嘉德罗斯的好像和他们学校学生会格瑞打过一架,让雷狮捡了个便宜,不然指不定要挂彩。听说那边也是个狠角!”
“他那么急着干什么?也不像是怕人家砸自己场子丢人啥的啊?”
“谁知道他啊!明明就是个混混,居然天天管着我们不准寻事滋衅,谁出格了居然还打人啊我靠,简直脑子有病!”

安迷修背靠花坛蹲下,一时间不知道该站起来继续自己原本的打算还是继续听下去。

雷狮去隔壁学校的那件事没有过自己手就直接被压了下来,听说是隔壁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格瑞下达了禁令。
嘉德罗斯绝对不是好惹的。
处理不好,后果会很严重。
他这样是为什么?
他是认真的吗?

安迷修心里有了一个猜测,但他克制着自己不去想。

“闭嘴。”
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大哥不过是随心而已,轮得到你们多嘴?”
原本口吻嚣张的几个家伙一下子沉默下来,灿灿开口:“不说了不说了,打牌吧。”
“对对对打牌打牌。”

是卡米尔。
雷狮的弟弟。

微抬头,透过花叶的间隙看到了其余几人,明白今天原本的打算应该是做不成的,便趁其不注意绕开了。
毕竟偷听这种事,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不好的。

帕洛斯看着那缕棕发笑了笑。
“帕洛斯你笑什么啊?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不,没什么。”

看来雷狮老大不是在单相思哦?♬

7.雷狮从档案室里出来已经是黄昏了。
夜幕渐临,残阳落半,草木微哗。
他看到一个人影。

“雷狮。”
“安迷修。”
“一起走走吗?”
“嗯。”

漫步在操场,雷狮坐在那个熟悉的长椅上,抬眼看着教学楼。
从那栋楼四层的窗户,可以看到安迷修工工整整的座椅。

“安迷修,”雷狮开口打破了沉寂,嘴角上扬出一抹讽刺,“不躲我了?”

安迷修默然,他在椅子上有些坐立难安,然后长长叹了口气,闭上眼道:“不躲了。”

雷狮当场暴怒,起身扯住安迷修的衣服将人按在长椅上,几乎从唇齿间挤出一句:“我的告白就那么让你难以接受?”

安迷修睁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雷狮,面对自己的那双眼睛是那么明亮,仿佛带着灼灼火焰,叫嚣着主人的愤怒。他侧开脸,打下了雷狮的手,低头站了起来。

“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些,那还是算了吧,雷狮。”

然后转身,竟是打算离开了。

雷狮一把拉住安迷修的手,暴怒的情绪缓缓被压抑下来,他看着安迷修的背影,突然嗤了一声,笑了出来。

“安迷修,你装什么。”
“你想看到我,你会不由自主的关心我,你会不着痕迹的打探我的消息,你会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想方设法帮我…你就是喜欢我,敢承认吗?”

安迷修一时间哑口无言,就此两厢沉默。

雷狮啧了声,一把将安迷修拉到怀里印着唇亲了上去。

“相信我的话就那么难?”
“一定要我把你按床上,你才会觉得我没开玩笑?”
“……雷狮!!”

安迷修忍不住挣扎起来,雷狮却死死按住,一时间居然动弹不得。

“我喜欢你小子,懂吗?安迷修。”
“………啧。男人说情话的时候可是最容易撒谎的。”
“那我保证对你是真的。”

安迷修终于一把抱住雷狮的脖颈,吻上了他的唇齿,狠狠吸吮起来。

“这就是最容易撒谎的话。”

天黑沉了下来,路灯从近至远接连不断,点缀装扮了整个世界。








激情码字,坑多,以后应该会填,大家就凑合看看吧[瘫死]

论龙骑士和龙骑的友好关系

那是一个龙骑士。
他没有龙。

“为什么不和我契约?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突然被拒绝的话语犹在耳际,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巨大的飞龙。
“抱歉,骑士,还请体谅。”
飞龙粗大的嗓音响彻在谷中,扇扇翅膀带起一阵狂风,在骑士挽留的目光下离去。
“第186次…失败。”
安迷修收回了手里的剑,无力的扶额轻叹。
明明都说好了,就差一锤定音签订契约。
明明比自己实力差一些的骑士都签订了自己的龙骑。
为什么又走了?
还是自己太弱了,所以没有龙愿意和自己搭档吗?
百思不得其解。

“大哥,你要走?”
稍微年幼的龙问道。
“哟,是卡米尔啊。是啊,我要走了,这里的龙骑士都是鶸鹡,没一个能打的还妄想让我当龙骑,嗤,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神秘自信。”
一个略显嚣张的身音响起,雷狮伸了个懒腰,倚靠在窗边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蓝天。
“看到了吗?卡米尔。”
雷狮指指窗外,幽紫色的眼眸闪耀着愉悦而兴奋的光彩。
“那才是我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呆在这个每天无聊透顶只能看到鶸鹡的地方等着哪个不长眼的骑士再次挑战!”
“带着我吧,大哥。”
卡米尔声线有些平淡,眼底却映照着蓝天,折射出一道夺目的期待。

骑士有任务出行
他将到达一个小城镇。
前往时不经意间看到一位衣裳褴褛的老人迎面走来,脸色苍白慌张,身形佝偻却脚步极快,行李也准备的缭乱而仓促,不少东西都在行走间掉落在了地上,可老人明显不准备再捡起来。

“您好,在下骑士圣殿的……(龙)骑士安迷修,能问问这里……”
冒昧的拦住了老人,打算问问情况,可话还未问出口,对面的老人眼眸一亮就宛如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扯住了他。
“你是骑士吗?这里有强盗!帮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
安迷修看着老人声泪泣下的模样,冰蓝色的眼瞳里满是对无辜者的心疼和对犯罪者的恼怒。沉下了脸,认真的回应老人的期待和希望,声音坚定有力。
“身为骑士,守卫手无寸铁之人是刻于灵魂里的誓言,请您放心。”

骑士走后,蹒跚的老人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似有若无的摩擦了一下脖颈处的皮肤。
和脸上苍老满是褶皱的皮肤不同,那是一片白嫩。
“佩利该回来了。”

安迷修到达城镇时,就看到一个白色外套的黑发男子把所有人都押在大路上跪下,表情凶狠而愤怒阴戾,看起来烦躁极了。手上的短刀被修长的手指玩弄的飞快旋转起落,好像下一秒就要刺入谁的心口,划破谁的咽喉,让在场得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住手!”
安迷修提起双剑挡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身前,冰蓝色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停下转刀的动作,抿唇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对方翻转手腕直接把短刀向自己飞来。
寒光乍现之下,身体已经快于思想的抽出骑士剑挡住对方的短刀,既然如此却还是后退了好几步,双脚在地上摩擦出两条微深的长痕。

他的力气还真大。
将骑士剑立在身前应敌,看着对方起势的动作便知对方不容小觑,提剑迎上他的攻击,眼眸低沉。
他好像,在专程等自己。
      ………………………

“帕洛斯!”
“哦呀,回来了啊佩利,我说的都搞定了吗?”
“搞定了搞定了。帕洛斯,你让我抓卡米尔到城镇里干什么啊?”
“激怒雷狮殿下啊。”
“激怒…雷狮殿下?你想干什么啊!那家伙发怒很恐怖的!”
“所以适当再拿卡米尔殿下威胁一下呗(摊手)”
远目前方的建筑群,笑意直达眼底。
“而且,不是把人推出去顶罪了吗?”
“唉?谁啊谁啊?”
“国王说的那个骑士。”
“不管了,反正他们俩认识了之后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回去吧回去吧!我要吃十斤肉慰劳慰劳我自己!十斤!”
“果然是蠢狗…”
“帕!洛!斯!”
山坡上刮起一阵旋风,送走了到来此处的尊贵龙种。

骑士在浴血奋战。
对方不仅仅会近身搏斗,而且短刀使用的极其灵活,除此之外甚至还会使用魔法攻击,并且战斗经验和技巧都丰富极了,两人实力简直不是一个层面上的,相差太远了。
而且,身为龙骑士,本来主要战斗力应该是和自己的龙骑配合协作的。
他没有龙骑。

---“雷狮殿下,这么着急是在找卡米尔殿下吗?”
---“……他在哪里?说出来。”
---“就在底下那个城镇里哦(笑)”
---“唉唉唉,殿下别心急啊。”
---“那里有一位很厉害的骑士。”
---“或许卡米尔殿下已经被迫和骑士契约了呢?”
---“帕洛斯,别挑战我的底线。”
---“你知道我的脾气。”
---“我会杀了他的。”
    ……………………
“卡米尔,在哪里?”雷狮问道。
“既然你这么弱,是不可能已经和卡米尔契约的。”
“他在哪?说出来还可以放过你。”

“卡米尔?”捂住右臂的伤势,勉强支撑着站立的安迷修有些茫然。
“卡米尔是谁?”
雷狮额角狠狠一抽,一把抓住安迷修按倒在地,直视他的眼睛,冷冷的开口:“别和我装糊涂。卡米尔在哪里?!”
安迷修被迫直视对方幽紫色如同玛瑙般透亮的眼睛,声音一如既往的坚定:“我不知道卡米尔是谁。”
“不过既然看到你危害无辜者,身为骑士,就要制裁你。”
安迷修猛得一个翻身,把雷狮压在了身下,看着他略微错愕的表情,无力的倒了下去。
血液顺着流到了雷狮的脸上,蜿蜒的随着肌肤滑到了脖颈…
雷狮突然反应过来,一把将安迷修推开,以最快的速度按住自己脖颈上的血液,却还是晚了一点,艳红的血液淌上了他的锁骨,嵌入了那片神秘而古老的纹身,任他怎么擦拭都无济于事。魔法开始转动,自锁骨处慢慢生出一个小的魔法阵,然后几乎是充气一般的变大,瞬间笼盖了雷狮的全身,随后附着到了安迷修的身上。
雷狮的眼神瞬间凶恶极了,提起一旁的短刀就向安迷修的心脏刺去,却被自己的魔法给反弹回来,无论如何都刺不下去。
该死的!!
该死的!!!!
该死的骑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狮一瞬间化为龙形,企图逃离魔法阵的束缚,却怎么也飞不起来,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拖住了翅膀。
一旁的安迷修在魔法阵的光芒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所有的伤口,脸上的表情从痛苦到安详,好似正在做什么美梦。
可对于雷狮来说,今天是个彻彻底底的噩梦!!!

真铭契约!!!
他居然被迫和他人进行了契约!!!
他居然被迫给他人当了龙骑!!!!
耻辱!!!
奇耻大辱!!!!
雷狮一瞬间几乎是懵了。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了卡米尔找过来。
“………大哥?!”
卡米尔一眼就看到这里闪耀着的紫色的魔法契约印记。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过被佩利带走了一会,发生了什么?!
雷狮抬眼看他,眼底满是阴霾。
“卡米尔。”
他平静的开口。
“我又被束缚住了。”

即日起,雷狮成为安迷修的龙骑。
哪怕在场没有任何人如愿。

安迷修醒来时,就看到那个黑发的家伙双手抱胸看着自己,幽紫色的眼眸里充斥着杀机和阴冷,几乎快要满溢而出,直刺他胸膛内的心脏。
“骑士,告诉我你的名字。”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
他顿了顿,眼底的杀机更盛。
“我的…龙骑士。”

那位骑士,从今天起正式成为龙骑士。

有了龙骑,龙骑士才是龙骑士。
有了雷狮,安迷修才是龙骑士。
有了雷狮,安迷修才是安迷修。

有了影,光才是光。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