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沐昼影

•情人节给媳妇的雷安小甜饼 @将下有个酉
•ooc致歉
•现代校园设

1.雷狮混上学生会主席了。

这个消息炸响在学校各个角落,让人摸不着任何头脑。甚至怀疑有黑幕操作,毕竟在此之前的学生会主席那可是标准五好学生安迷修。

不过事实上,就是有黑幕啊!

“雷狮,这是父亲的意思。”
闻言雷狮抬眸望去,眼底满满烦躁之意,开口毫不留情道了声:“滚。”

看到人走后,雷狮随意半蹲在地上,摸兜拿出个烟夹,叼出根烟但并不点燃,只是嗅着烟叶的味道以求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半晌,他把烟一丢。

毫无思绪。

2.安迷修略有点不知所措,不过看着众人仿佛世界末日的脸色还是出声安慰大家:“没事的,还请大家在我不在的时间里尽力配合好新任的学生会主席,认真完成服务学生的职责,大家有什么问题也欢迎随时来找我。”

“主席!那个新上任的可是雷狮啊!我上次才听说他带着小弟和隔壁学校的不良少年头目打了一场!而且战况激烈!”
“是啊主席!听说他为人可暴力了!一言不合就喜欢打架啊!”
“还记得那一次吗?!雷狮把校外人员给打了,主席你还是亲自去替他道歉处理纠纷的啊!”
“这么暴力一个人要来学生会当主席,天啊,我简直呆不下去了!”
……………………

安迷修有些哑然失笑,不过他并没有显露出来,而是劝解道:“放心,雷狮他是不会无故打人的。”

在众人犹疑不解之时,安迷修走出门,回头道了声大家再见。

单肩背着包,想着将来一下子空荡下来的课外时间,居然有些不知道干什么。安迷修目光不经意往楼下瞥,眼神随之一冽。

校园暴力。

3.雷狮倚靠在学生会主席的位子上,蹙眉看着副主席唾沫横飞的报告,脸色阴沉,一言不发。随后似乎终于不耐,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散会。”
几步路的过程,在大家惊惧的表情下,雷狮突然从窗户那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地点。

是他最常待着的长椅。

4.安迷修冷着脸松开了对方的双手,开口道:“不主动挑事是雷狮给我的保证。你们昨天违反校规第18条,禁止校园暴力;今天违反第23条,禁止拉帮结派。看来我有必要让雷……”
话在口中生生被咽下,安迷修这才想起雷狮已经代替自己的职责,成为学生会主席了。

“看来我有必要,亲自管管你们。”

5.雷狮走进了档案室。
自从当了什么主席之后他就一直处于爆发的边缘,脸色一直没好过,让学生会那些人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一个暴起就把看不顺眼的人揪着头发往墙上磕出一片血色。
今天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怎么样,居然在副主席依然滔滔不绝的话语中愿意和副主席冷静提要求而不是用“闭嘴,滚。”打发掉,并且还来了档案室,查看以往安主席处理事情的详细资料。

是愿意好好工作了吗?看来雷狮也是个好人啊!

雷狮眯眼凝视着手间的资料,半晌还是拿出了根烟咬着,鼻翼间的烟叶气息让人凝神冷静下来。他后仰靠在档案室的架子上,看着头顶的明亮灯光,突然笑出了声。

2017年6月18日
      …………综上所述,雷狮校外打架斗殴事件纯属自卫行为,提议学校从宽处理,酌情减免处罚。

6.安迷修去了操场。
那里有个巨大的花坛,每天放学后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年就喜欢在花坛后抽烟喝酒打牌,拉帮结派的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侃荤话。也是校园内打架斗殴的高发场地。

“我靠你说什么玩意,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啊?老子全程参与!雷狮那家伙一听到隔壁那头头要来我们学校找麻烦,直接就带着人过去砸人家场子了!不过那时候那个叫什么嘉德罗斯的好像和他们学校学生会格瑞打过一架,让雷狮捡了个便宜,不然指不定要挂彩。听说那边也是个狠角!”
“他那么急着干什么?也不像是怕人家砸自己场子丢人啥的啊?”
“谁知道他啊!明明就是个混混,居然天天管着我们不准寻事滋衅,谁出格了居然还打人啊我靠,简直脑子有病!”

安迷修背靠花坛蹲下,一时间不知道该站起来继续自己原本的打算还是继续听下去。

雷狮去隔壁学校的那件事没有过自己手就直接被压了下来,听说是隔壁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格瑞下达了禁令。
嘉德罗斯绝对不是好惹的。
处理不好,后果会很严重。
他这样是为什么?
他是认真的吗?

安迷修心里有了一个猜测,但他克制着自己不去想。

“闭嘴。”
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大哥不过是随心而已,轮得到你们多嘴?”
原本口吻嚣张的几个家伙一下子沉默下来,灿灿开口:“不说了不说了,打牌吧。”
“对对对打牌打牌。”

是卡米尔。
雷狮的弟弟。

微抬头,透过花叶的间隙看到了其余几人,明白今天原本的打算应该是做不成的,便趁其不注意绕开了。
毕竟偷听这种事,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不好的。

帕洛斯看着那缕棕发笑了笑。
“帕洛斯你笑什么啊?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不,没什么。”

看来雷狮老大不是在单相思哦?♬

7.雷狮从档案室里出来已经是黄昏了。
夜幕渐临,残阳落半,草木微哗。
他看到一个人影。

“雷狮。”
“安迷修。”
“一起走走吗?”
“嗯。”

漫步在操场,雷狮坐在那个熟悉的长椅上,抬眼看着教学楼。
从那栋楼四层的窗户,可以看到安迷修工工整整的座椅。

“安迷修,”雷狮开口打破了沉寂,嘴角上扬出一抹讽刺,“不躲我了?”

安迷修默然,他在椅子上有些坐立难安,然后长长叹了口气,闭上眼道:“不躲了。”

雷狮当场暴怒,起身扯住安迷修的衣服将人按在长椅上,几乎从唇齿间挤出一句:“我的告白就那么让你难以接受?”

安迷修睁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雷狮,面对自己的那双眼睛是那么明亮,仿佛带着灼灼火焰,叫嚣着主人的愤怒。他侧开脸,打下了雷狮的手,低头站了起来。

“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些,那还是算了吧,雷狮。”

然后转身,竟是打算离开了。

雷狮一把拉住安迷修的手,暴怒的情绪缓缓被压抑下来,他看着安迷修的背影,突然嗤了一声,笑了出来。

“安迷修,你装什么。”
“你想看到我,你会不由自主的关心我,你会不着痕迹的打探我的消息,你会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想方设法帮我…你就是喜欢我,敢承认吗?”

安迷修一时间哑口无言,就此两厢沉默。

雷狮啧了声,一把将安迷修拉到怀里印着唇亲了上去。

“相信我的话就那么难?”
“一定要我把你按床上,你才会觉得我没开玩笑?”
“……雷狮!!”

安迷修忍不住挣扎起来,雷狮却死死按住,一时间居然动弹不得。

“我喜欢你小子,懂吗?安迷修。”
“………啧。男人说情话的时候可是最容易撒谎的。”
“那我保证对你是真的。”

安迷修终于一把抱住雷狮的脖颈,吻上了他的唇齿,狠狠吸吮起来。

“这就是最容易撒谎的话。”

天黑沉了下来,路灯从近至远接连不断,点缀装扮了整个世界。








激情码字,坑多,以后应该会填,大家就凑合看看吧[瘫死]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