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沐昼影

论龙骑士和龙骑的友好关系

那是一个龙骑士。
他没有龙。

“为什么不和我契约?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突然被拒绝的话语犹在耳际,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巨大的飞龙。
“抱歉,骑士,还请体谅。”
飞龙粗大的嗓音响彻在谷中,扇扇翅膀带起一阵狂风,在骑士挽留的目光下离去。
“第186次…失败。”
安迷修收回了手里的剑,无力的扶额轻叹。
明明都说好了,就差一锤定音签订契约。
明明比自己实力差一些的骑士都签订了自己的龙骑。
为什么又走了?
还是自己太弱了,所以没有龙愿意和自己搭档吗?
百思不得其解。

“大哥,你要走?”
稍微年幼的龙问道。
“哟,是卡米尔啊。是啊,我要走了,这里的龙骑士都是鶸鹡,没一个能打的还妄想让我当龙骑,嗤,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神秘自信。”
一个略显嚣张的身音响起,雷狮伸了个懒腰,倚靠在窗边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蓝天。
“看到了吗?卡米尔。”
雷狮指指窗外,幽紫色的眼眸闪耀着愉悦而兴奋的光彩。
“那才是我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呆在这个每天无聊透顶只能看到鶸鹡的地方等着哪个不长眼的骑士再次挑战!”
“带着我吧,大哥。”
卡米尔声线有些平淡,眼底却映照着蓝天,折射出一道夺目的期待。

骑士有任务出行
他将到达一个小城镇。
前往时不经意间看到一位衣裳褴褛的老人迎面走来,脸色苍白慌张,身形佝偻却脚步极快,行李也准备的缭乱而仓促,不少东西都在行走间掉落在了地上,可老人明显不准备再捡起来。

“您好,在下骑士圣殿的……(龙)骑士安迷修,能问问这里……”
冒昧的拦住了老人,打算问问情况,可话还未问出口,对面的老人眼眸一亮就宛如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扯住了他。
“你是骑士吗?这里有强盗!帮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
安迷修看着老人声泪泣下的模样,冰蓝色的眼瞳里满是对无辜者的心疼和对犯罪者的恼怒。沉下了脸,认真的回应老人的期待和希望,声音坚定有力。
“身为骑士,守卫手无寸铁之人是刻于灵魂里的誓言,请您放心。”

骑士走后,蹒跚的老人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似有若无的摩擦了一下脖颈处的皮肤。
和脸上苍老满是褶皱的皮肤不同,那是一片白嫩。
“佩利该回来了。”

安迷修到达城镇时,就看到一个白色外套的黑发男子把所有人都押在大路上跪下,表情凶狠而愤怒阴戾,看起来烦躁极了。手上的短刀被修长的手指玩弄的飞快旋转起落,好像下一秒就要刺入谁的心口,划破谁的咽喉,让在场得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住手!”
安迷修提起双剑挡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身前,冰蓝色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停下转刀的动作,抿唇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对方翻转手腕直接把短刀向自己飞来。
寒光乍现之下,身体已经快于思想的抽出骑士剑挡住对方的短刀,既然如此却还是后退了好几步,双脚在地上摩擦出两条微深的长痕。

他的力气还真大。
将骑士剑立在身前应敌,看着对方起势的动作便知对方不容小觑,提剑迎上他的攻击,眼眸低沉。
他好像,在专程等自己。
      ………………………

“帕洛斯!”
“哦呀,回来了啊佩利,我说的都搞定了吗?”
“搞定了搞定了。帕洛斯,你让我抓卡米尔到城镇里干什么啊?”
“激怒雷狮殿下啊。”
“激怒…雷狮殿下?你想干什么啊!那家伙发怒很恐怖的!”
“所以适当再拿卡米尔殿下威胁一下呗(摊手)”
远目前方的建筑群,笑意直达眼底。
“而且,不是把人推出去顶罪了吗?”
“唉?谁啊谁啊?”
“国王说的那个骑士。”
“不管了,反正他们俩认识了之后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回去吧回去吧!我要吃十斤肉慰劳慰劳我自己!十斤!”
“果然是蠢狗…”
“帕!洛!斯!”
山坡上刮起一阵旋风,送走了到来此处的尊贵龙种。

骑士在浴血奋战。
对方不仅仅会近身搏斗,而且短刀使用的极其灵活,除此之外甚至还会使用魔法攻击,并且战斗经验和技巧都丰富极了,两人实力简直不是一个层面上的,相差太远了。
而且,身为龙骑士,本来主要战斗力应该是和自己的龙骑配合协作的。
他没有龙骑。

---“雷狮殿下,这么着急是在找卡米尔殿下吗?”
---“……他在哪里?说出来。”
---“就在底下那个城镇里哦(笑)”
---“唉唉唉,殿下别心急啊。”
---“那里有一位很厉害的骑士。”
---“或许卡米尔殿下已经被迫和骑士契约了呢?”
---“帕洛斯,别挑战我的底线。”
---“你知道我的脾气。”
---“我会杀了他的。”
    ……………………
“卡米尔,在哪里?”雷狮问道。
“既然你这么弱,是不可能已经和卡米尔契约的。”
“他在哪?说出来还可以放过你。”

“卡米尔?”捂住右臂的伤势,勉强支撑着站立的安迷修有些茫然。
“卡米尔是谁?”
雷狮额角狠狠一抽,一把抓住安迷修按倒在地,直视他的眼睛,冷冷的开口:“别和我装糊涂。卡米尔在哪里?!”
安迷修被迫直视对方幽紫色如同玛瑙般透亮的眼睛,声音一如既往的坚定:“我不知道卡米尔是谁。”
“不过既然看到你危害无辜者,身为骑士,就要制裁你。”
安迷修猛得一个翻身,把雷狮压在了身下,看着他略微错愕的表情,无力的倒了下去。
血液顺着流到了雷狮的脸上,蜿蜒的随着肌肤滑到了脖颈…
雷狮突然反应过来,一把将安迷修推开,以最快的速度按住自己脖颈上的血液,却还是晚了一点,艳红的血液淌上了他的锁骨,嵌入了那片神秘而古老的纹身,任他怎么擦拭都无济于事。魔法开始转动,自锁骨处慢慢生出一个小的魔法阵,然后几乎是充气一般的变大,瞬间笼盖了雷狮的全身,随后附着到了安迷修的身上。
雷狮的眼神瞬间凶恶极了,提起一旁的短刀就向安迷修的心脏刺去,却被自己的魔法给反弹回来,无论如何都刺不下去。
该死的!!
该死的!!!!
该死的骑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狮一瞬间化为龙形,企图逃离魔法阵的束缚,却怎么也飞不起来,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拖住了翅膀。
一旁的安迷修在魔法阵的光芒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所有的伤口,脸上的表情从痛苦到安详,好似正在做什么美梦。
可对于雷狮来说,今天是个彻彻底底的噩梦!!!

真铭契约!!!
他居然被迫和他人进行了契约!!!
他居然被迫给他人当了龙骑!!!!
耻辱!!!
奇耻大辱!!!!
雷狮一瞬间几乎是懵了。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了卡米尔找过来。
“………大哥?!”
卡米尔一眼就看到这里闪耀着的紫色的魔法契约印记。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过被佩利带走了一会,发生了什么?!
雷狮抬眼看他,眼底满是阴霾。
“卡米尔。”
他平静的开口。
“我又被束缚住了。”

即日起,雷狮成为安迷修的龙骑。
哪怕在场没有任何人如愿。

安迷修醒来时,就看到那个黑发的家伙双手抱胸看着自己,幽紫色的眼眸里充斥着杀机和阴冷,几乎快要满溢而出,直刺他胸膛内的心脏。
“骑士,告诉我你的名字。”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
他顿了顿,眼底的杀机更盛。
“我的…龙骑士。”

那位骑士,从今天起正式成为龙骑士。

有了龙骑,龙骑士才是龙骑士。
有了雷狮,安迷修才是龙骑士。
有了雷狮,安迷修才是安迷修。

有了影,光才是光。

                                           be continued.

评论(3)

热度(62)